爆料网络安全犯罪,题记的作用

时间:2019-08-23 09:00???点击: 次???字体:【

暗箱
  第一章
  我从师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中学教书。渐渐地我发现仅有能力与努力是不够的,要学会阿谀奉承甚至行贿,评职称时也不是公平竞争,还要论资排辈。一个刚刚毕业对人生充满着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对此很迷茫,加之当时与家人产生了一些矛盾,最后以离家出走的方式离开了我出生的城?#23567;?br />  初到广州时我没有明确的目标要从事什么职业,那时候南方很缺乏外语类人才,虽然学数学出身凭借一点点外语基础就去做了国际贸易。在熟悉了工作内容之后我对这项工作没有多少热情了。父亲也一?#27605;?#26395;我转行,他是做?#38469;?#30340;,在他看?#27425;?#26377;?#38469;?#25165;能安身立命。于是我自学了编程,在练习教科书上的那些小程序时?#19968;?#21464;换不同的代码去实现,编译执行?#23433;?#29468;结果,如果猜错再调试,这样地来来回回乐此不疲,那情形就像网瘾少年对游戏一样执着。
  后来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程序员。程序员大多很单纯,大家一同讨论问题,一同学习,前辈们?#19981;?#28909;情地帮助大家,团?#29992;?#26377;复杂的人际关系,我?#19981;?#36825;样的氛围。?#38469;?#36825;条路是没有尽头的,不必担心工作无聊,反而会担心自己的学习能力跟不上?#38469;?#30340;更新速度而被行业淘汰。现在的IT行业有些是996工作时间?#30130;?#25105;所经历的创业型公司是906,甚至916,926。至此我的人生还算顺利,除了无疾而终的初恋。一个朋友评价我是“爱情至上”型的,?#19968;?#31572;她:“这世间再也没有?#20154;?#26356;好?#20445;?#36825;句话直到今天依然成立。三十岁后为了避免工作生活中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对外宣称“已婚”。

  第二章
  在?#19968;?#24046;一个月过三十岁生日时,父亲突然离世,这对我是个沉痛的打击,父亲于我不仅仅是父亲,是良师,也是挚友,是精神世界的支柱。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一病不起。我反省了自己的生活观,很自私,父亲特别?#19981;?#23567;孩,如果我像别人那样结婚生子,他会安心在家带孩子就不会出现意外了,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我决定结婚,这是对父亲迟到的补偿。我妈妈的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个同乡LM,比我小一岁,三十一岁,也是程序员,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黑客。我们没见过面,通过一次电话,聊过一次QQ。他监听了我的手机,知道我和一个朋友谈到他,对他的评价不高。又攻击了电脑查到我的过往,他介意我的私生活,我亦坦?#30784;?#20043;后我们在现实中没再联系,但他一直用一种隐匿的方式和我联系,这是所有黑客匿名交流的共同方式。?#28909;紓?#25105;的功能手机会收到移动公司的一条广告或电脑打开一封邮件,黑客要传递的信息就混在广告和邮件中;再?#28909;紓?#25105;用智能手机刷网页,黑客会把信息编辑在新闻标题中推送给你,别人看不出什么异常,只有当事人能分辨得出。这样做的目的是既传递了信息又没有留下供人追溯的凭据。但当时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和我交流,大概过了一年半,我已经慢慢?#19981;?#19978;了他,有一次我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我瞬间很蒙,难过之后我告诉他不要再来打扰我。噩运从此开始。

  第三章
  LM提出要我做他的情妇,最好是我也结婚,和他保持情人关系,我怒不可遏,大骂他无耻。我们是父辈介绍认识的同乡,那座城市很小,我家在城南他家在城?#20445;?#25955;步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22919;科?#26469;我们可能?#22815;?#26377;共同的朋友。我想起他QQ签名:“给我一台电脑,我能?#25345;?#25972;个世界。”一个三十一岁的人?#19981;?#20687;个中二少年,骂他无用,还是纠缠,我就好言相劝,他已经结婚要顾及妻子和将来的孩子,但他依然不为所动,回复我:?#26263;?#19981;到你就毁掉你!”我不再对他存任何幻想了。
  我找以前的同事朋友询问谁懂黑客?#38469;酰?#21457;现大家对黑客的?#29616;?#36824;停留在病毒阶段,认为这是旁门左道没人研究它,对无限黑知之又少。当时国内只有少数几个大学开设了信息安全专业,最早的还是在2001年。我就?#19994;?#20102;所有在网上能?#19994;?#30340;知名黑客的邮箱,挨个发邮件,只有一个回复我:“黑客攻击你电脑监听你手机是有原因的,有事找警察叔叔。”我?#19994;?#36890;信公司的营业厅,一个年轻的营业经理接待了我,我告诉他我的手机被监听了,他?#25285;骸?#20320;是不是韩剧看多了。”我打电话给通信?#38469;?#30740;究所,接电话的人听到一半就说“我们不管?#20445;?#38543;即挂断了电话。我?#19994;?#24459;师咨询,他说手机是可以被监听,但只有像国安局那样的国?#19968;?#20851;才有能力做到,是用一种大型机器。我去报警,接警的警察像听一件奇闻异事,满脸狐疑地看着我,最后告诉我他们会把我讲得向上级?#20174;Γ?#22914;果能立案了会通知我。我?#30340;?#20204;保存好我今天的报警记录,如果以后再有与我相似经历的被害人报案,希望你们能给予立案帮助。


  打电话给一家网络安全公司,接电话的是名?#38469;?#20154;员,她耐心地听完我的叙述后,用尽可能简单易懂的语言向我解释了为什么只需要知道手机号码就可以施行监听。通信公司在铺设通信基础设施时为了节约成本省掉了一些通信安全所需的建设,?#28909;?#21487;能有十项要求,只做了六七项,这就使监听变得容易。公司可以为我提供电子取证,但结果可能不一定是我想象的那样,如果服务器放在国外,能查到的也许只有一些病毒文件。即使查到了有力的证据,对方也只是骚扰,最多罚点款,连拘留?#21363;?#19981;到。我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得不偿失,建议我私了。她告诉我公安局有网安部门,我可以去咨询一下他们。?#19968;?#30528;感激和钦佩挂断了电话。我打电话给公安局的网安部门,接电话的警官用不容质疑的口吻否定了我的说法,他说只有手机主动或被动植入了病毒才能监听。我礼貌地挂断了电话。这是我第一次对警方感到失望。后来我才知道,公安局的?#38469;?#25903;持都是外包给网络安全公司的。2013年爆出了斯诺登事件,之后中国的电信诈骗猖?#20445;?#20174;官方到民间对信息安全有了一定的?#29616;?#22914;果现?#35840;?#21578;诉别人手机被监听了,大多数人不会?#30340;?#26159;韩剧看多了。


  我?#37038;?#20102;那名女工程师私了的建议,我妈妈?#19994;絃M的父母交涉,他?#32844;炙担骸?#20320;女儿又清高?#19981;?#21448;直接,一个师专毕业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儿子早就不理她了。”我和LM的妈妈通了话,LM虽然和我一直都是匿名联系,但他告诉我他的一些经历是真实的,我讲给他妈妈听,她妈妈怔了一下,立刻否?#24076;?#25105;道歉说是我弄错了。我一个朋友不赞成打电话给他父母,她?#24471;?#20010;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他们不会承认的。我不在乎他们在我面前承不承?#24076;?#21482;要他们能制止他儿子再来骚扰我就可以了。事实证明他父母也没能阻止。
  我决定进入信息安全行业,做不了?#38469;?#23601;做销售。那是一家有军方背景的网安公司,主要为军属企业提供软件系统和信息化解决方案,也卖一些堡垒机之类的硬件。虽然不是我想去的以反黑客?#38469;?#20026;主的公司,但总算是信息安全行业了。公司的内外网是物理隔离的,?#32454;?#20998;开。不久我发现本该有我参加的一些会议?#27982;?#26377;我,核心业务甚至都不会让我了解,项目经理对我的态度异常冷淡。我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了?#20064;錖M 的事情,表示我没有攻击内网电脑,提出可以找网络安全公司调查。?#20064;逅担骸?#25105;们是安全公司,再找安全公司来查我们的内网是否安全,我们的?#31361;?#20250;有什么?#20174;Α!?#25105;不得不辞职。我知道LM是要逼迫我离开IT行业,我不能再做需要使用电脑和电话的工作了。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讲课不需要电脑电话,那时候比较缺乏高中数学女老师,我做了几套高考卷?#29992;?#35797;就通过了。我之前只教过初中,现在就像刚毕业时那样,教材、练习、试卷边学边教。一年后我开始独立带学生,LM当时没有给我捣乱,我用手机和家长联系也没出现异常。过了大概半年又出现了异常,经常是联系好了来上课却没了下文。屡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不再使用手机,完全依靠口碑,新介绍的学生直接去我家里上课,我也不再和家长沟通学生的情况,我说如果成绩提高不用沟通什么,没提高立刻换老师就好了。我把学校那份停薪留职的工作正式办理了辞职,我是要告诉LM,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在广州谋生。

  第四章
  隔壁是家庭主妇RZ,丈夫在邻市做生意平时不在家,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RZ自述小学二年级辍学在家务农,结婚后就做全职家庭主?#23613;?#22905;觉得丈夫很会赚钱,颇为崇拜,在人前一面炫耀作为家庭主妇有人供养的?#26049;?#24863;,一面又嫉妒经济独立的女性。RZ开朗外向,和整栋楼的邻居都很熟络。有段时间我失眠,在客厅看电视打发时间,隔壁的门铃时不?#34987;?#22312;凌晨几点钟响起,我以为是RZ的丈夫回来了,不禁感叹做生意真不容易。直到有一天十点多在小区碰到RZ,她用充满恶意的眼神看着我?#25285;骸?#26089;啊”。“早”字故意拖长语调,讥诮意味实足,这时候我才明白晚归的不是她丈夫。
  我以为她发生婚外恋了。从此以后只要看到我,她总要不失?#34987;?#22320;挤兑我,令我很是反?#23567;?#22905;可能是怕我和邻?#29992;?#35762;,我是租房的,这里的人基本不认识,是她做贼心虚地跳出来招摇。待我留意了她的生活后,发现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RZ因为丈夫有外遇被抛弃了,她开?#25216;?#38590;谋生,在工厂做过流水线,在小区里做手工,这些工作既?#37327;?#24037;资又低。最后她选择在家里和不同的异性约会,但她在人前依然像以前那样炫。她不仅是怕我讲,更主要的是要撵我走,离开这个小区。我的手机已经不能使用了,只能靠口碑招生,学生家长介绍。我赖以谋生的方式只有此地此法。我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无耻而从头艰难地开始呢?每当我看到她的孩子等待在门外时,就想到《白夜行》里类似的场景,只是角色对调了。有人说东野圭吾的作品能让人的世界观瞬间坍塌。当我看到这一幕时,世界观也有?#20013;?#24494;的震动。
  有一天她家的门纱被人划出了一道三公分的口子,她怀疑是我做的就找人开锁进到我家里把房间弄得?#31227;?#20843;糟,厕纸放到了灶台上。我当晚就把她家的门纱剪个稀烂。我在家里装了监控,但没有用,每次回到家里看到物品明显地移动了位?#33579;?#30417;控显示一切正常。我知道她找黑客控制了我电脑,即使我把主机放在别处也一样无用。我报警,警方说如果家里没有丢东西,就要我出?#23616;?#25454;才能立案,然后才能到现场进一步?#36744;?#21462;证。我说我家里现在天天有人登堂入室,这已经对我人身安全构成了威?#30149;?#35686;察?#30340;?#21487;以换质量好一些的?#36182;?#38376;,我告诉他我是租人家的房子,他?#30340;?#21487;?#22253;?#23478;。这是我第二次对警方失望。
  与此同时我开始出现?#20013;?#30340;低烧,去医院做检查没有问题,但总是感觉不舒服,容易疲劳。我想应该是呼吸?#26639;?#26579;了,就把家里的门窗都打开,RZ狞笑地看着我。没办法我只能和RZ交涉,向她就门纱的事道歉,但她不承认开我家的门锁。我们谈的不错,我没有挑明她的婚变,只是鼓励她要独立,不依赖任何人。下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电动车好像坏了,不禁吃了一惊,是不是在我和RZ交涉时有人破坏了她的车子。回想这一段时间,我和RZ的矛盾一步步升级,背后好像一直有人推动着事态发展,这个人会是谁呢?我想到了LM,他一直监控我的电脑,我装监控要连电脑的,但装监控是在RZ的门纱被破坏之后。也可能是和RZ有过节的人,她的社会关系很复杂。后面她家里具体发生些什么事我不知道,应该很?#29616;兀?#22905;的神情凝重,我想找RZ的前夫谈谈,遭到了拒绝。我想事态已经发展到了我掌控不了的程度,不得不搬家了。


  搬?#20063;?#26410;令他们停止对我的迫害,不久我的小腹剧烈疼痛,B超显示疑似子宫肌瘤。我每半年做常规体检,一直很健?#25285;?#30701;短两三个月就出现这么多问题!我查了子宫肌瘤的病理,医学界没有定论,但患者?#21450;?#26377;雌激素偏高的特点。如果不是口服雌激素,他们使用什么方法使得我体内的雌激素偏高的,注射吗?我睡觉时门内是有挂锁的。过了几年我才知道他们当时使用了脑波控制仪,我像个傀儡被操控,晚上给他们打开了门,醒来后完全不知道。被脑波控制仪控制后的感觉是,早晨醒来身体协调性不太?#33579;?#25163;拿什么东西都不自然,过一两个小时就正常了。这是控制程度不深的表现,几年后我再次被脑波控制仪控制后,早晨醒来,?#30452;?#23436;全不受控?#30130;?#26080;意识地移动,还有一些其他表现,?#19968;?#22312;后面章节详述。
  我不能再独居,要租个24小时都有人在家的房子。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家政公司前面办公,后面住保?#32602;?4小时有人在,我租了一个?#21442;弧?#36523;体仍然是各种不舒服,无法工作。如果继续留在广州我支撑不了多?#33579;?#25105;也没有能力解决目前的问题,我的朋友不多,也都是些有正当职业,老?#24403;?#20998;的人。我为人清高,要么是头脑和心地都正直的知己,要么就是非常普通的朋友。因为怀疑别人划了一个三公分的口子就嚣张到开锁去别人家里破?#25285;?#31616;直就是一群流氓无?#25285;?
  我最多的?#19994;?#23601;是书,几乎都是数学和计算机的。把这些书籍处理完,想着我永远也没机会再写程序了,不觉悲从中?#30784;?#24403;初离开那座北方小城时,我想只要努力就会实现人生价?#25285;?#20294;不知道有一天我连努力的权利?#27982;?#26377;了。为了打一个求?#26263;?#35805;,在广州大大小小的街道寻找公用电话,路过的年轻人对同伴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种电话?#20445;?#20026;了等一个面试通知,在广州城中村的小卖店请求?#20064;?#25226;座机电话租给我,人家都不理解这么奇怪的行为。
  广州是一座包容的城市,当初那个懵懂不自信的小女孩终于倔强地为自己碰撞出一条?#20998;?#21518;,正在这条路?#20064;?#39318;向前之时,突然天降巨石,道阻?#39029;ぁ?br />
本文出自:天涯论坛 法治论坛
来源链接:

爆料网络安全犯罪,题记的作用

本文标签: 爆料 犯罪 网络安全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快速?#24049;?/h3>

爆料 犯罪 网络安全

热点内容

栏目排行

热血羽毛球试玩